森罗

自娱自乐

[刀剑乱舞]和髭切一起的二三事(不定时更新中)

髭切小段子--青年审神者
•想看乙女的可以右转了
•此文里描述的是我的本丸的髭切
•青年审神者和髭切已确定是恋人关系

1.早安吻
早上清醒的时候,睁开双眼尚未表达对今日的美好期望,就感觉到背后有热源。
[家主?]非常有辨识度的声线。审神者一直不明白为什么髭切的声音可以软成这样,不过很适合他。不如说有关髭切的都是好的!
审神者回过神来时,髭切趴在他背上,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髭切下去。]
髭切笑了笑退了一步,以他独有的慢悠悠的调子地说:[早安,家主。]
[早上好。]审神者顿了顿,凑过去亲了一下他的唇,[早安吻。]
希望鹤丸说的会有效,毕竟他一向来不怎么靠谱。即使如此,审神者还是选择了相信他,能让恋人高兴的方法,审神者可一个都不想错过。
髭切抬手摸了摸嘴唇又笑了出来,笑容比之前的更深了些,[那也会有晚安吻吗?]看来他並不怎么讨厌,甚至还挺喜欢这个惊喜。
[那就是晚上的事了。]

2.夏日物语(一)
炎热的夏日,掩盖不住的蝉鸣,似连成了什么。风划过,挂在屋檐的风铃发出"叮-叮-"的声响,响彻的是空灵的声音。
就在这样一个平凡的午后,审神者坐在廊边望向池塘,注视着那不断涟漪的水面和偶尔跃动的鲤鱼。
[在看什么?]髭切问,[你已经在这坐了一下午了,是在看什么?]
髭切穿着内番服,但是不见那个无论怎么样都不会掉下的不科学外套和脱掉了黑色的手套,露出骨节分明,因为长时间戴着手套越显白皙的手。视线离开髭切的手,再往上一点是一个托盘,里边放着数个正常大小的饭团和一个有正常饭团三倍大的饭团。
髭切注意到了审神者的视线,把托盘放下,笑眯眯地说:[刚才在想什么?]
[...我还是头一次看见你没披外套,连手套也没戴。]
[因为天气很热,想要凉快点。]看起来毫不介意的样子,伸手拿了饭团就开始吃了。
审神者从没见过这样子的髭切,有点好奇,不如说有点口舌干燥。
"叮-叮-"铃声又响了起来,审神者心里刚燃起的小火苗似被泼冷水一样熄灭了。
审神者拿起托盘里的饭团,咬了一口。
这个味道...
[如何?]髭切捏着手里的饭团看了过来,很在意的样子。
[很好吃。]这句话可是真心的,[髭切做的饭团很好吃。]
髭切没问为什么知道是他做的,只是道了声谢。
[那个大饭团是...]
[鹤丸做的,不知道在里边加了些什么。]
"叮-叮-"铃声再度响起,只是这次除了解热的风和宁静的声音,还带起了樱花瓣。

[刀剑乱舞]棉花糖

随笔记--秋田藤四郎短篇--正太审神者
午后的阳光暖暖的,照在身上让审神者的思维逐渐消失,眼皮也越来越重。
好想睡觉。吃饱了躺下来会变成牛的,爷爷是这么说的。小睡一会儿没关系的吧,爷爷....
视线逐渐模糊,黑影飞速延伸吞噬了阳光,审神者陷入了睡梦之中。
[...君...主...醒醒...这里...冒...主君...醒...]似乎是从遥远的地方传来的声音,其内容断断续续,无法解读。接着,审神者感觉有什么温暖的东西握上了他手,轻轻摇晃。
审神者模糊不清的意识分辨不出声音的主人究竟是男是女。但是有件事他很清楚,他睡觉的时候被打扰了。
[别烦我,不然我咬你喔!]眼睛都没睁开,审神者本能地对着某个方向这么说。随后快速翻身,背向那个方向继续睡。
半梦半醒之间,恍惚听见有谁在轻笑并这么说。
[一点攻击力都没有啊,主君。]
这次审神者可以肯定了,那是一个男孩子的声音。
审神者自然醒的时候已是黄昏,睁眼时所见都是一片红橙色。因此面对突然冒出的秋田藤四郎,审神者脱口而出一句"烤棉花糖"也不是什么值得惊讶的事情,对吧?
[......烤棉花糖?]秋田眨了眨眼,向后看了看,确定什么都没看见后复转头看向审神者。[主君梦见自己在吃烤棉花糖吗?]
[...啊!对,我梦见我在吃棉花糖。]审神者愣了一下,顺着秋田给的台阶下。
绝对不能说看见秋田的头发和夕阳的光合在一起让审神者把秋田当成了棉花糖。绝对不能说!
秋田闻言,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向审神者伸出了手,[马上就到吃晚饭的时间了,一起走吧。]
[嗯。]审神者把手搭上了秋田的手,借着秋田的力道站起来。
[明天我们一起去万屋买烤棉花糖吃吧?]秋田这么说,[好期待明天啊!]
[好呀好呀!但是...]审神者抓着衣服的一角,不敢看向秋田。[...秋田,我的小判没有了。]
秋田伸手拍了拍胸口,自信地说:[我有小判啊,我买给主君吃。]
[最喜欢秋田了!]
当晚,审神者发了一封邮件给爷爷,说他没有变成牛。
End.

[刀剑乱舞]事不过三

大阪城祭品文--信浓短篇
距离大阪城开启已过去四天,勤恳的审神者早已接回栗田口短刀回家欣赏小短裤的大(划)腿(掉)。然而也有迷失在大阪城中一身黑的审神者。某个本丸上任快两个月的正太审神者正是一身黑的一员。
正太审神者也没太过在意有没有得到那四把短刀。
毕竟审神者更喜欢强大帅气的刀剑,例如太刀或者大太刀。短刀对审神者而言是一起玩的朋友。
所以重伤的石切丸带回一把未显现的短刀时,审神者是非常不高兴的。
为什么要因为你而让大家受伤啊!
这样无理取闹又迁怒的想法就是审神者对信浓的第一印象。
[我,信浓藤四郎。我有很多兄弟,我又是秘藏子,所以和他们不怎么熟。但是,还是好好相处吧,大将。]
有着红色短发的藤四郎男孩精神满满的以带着笑意的声音自我介绍。
但在审神者的耳中听来是害别人(石切丸)受伤却一点内疚都没有,反而还很高兴的讨厌鬼。
这是审神者对信浓的第二印象。
-----
闹脾气的审神者因为不想见到信浓,当晚就没吃晚饭,只吃零食充饥。期间长谷部和烛台切软硬兼施都没有效果。
没办法,闹别扭的审神者九头牛都拉不回。
隔天中午左右,审神者觉得自己快饿死了。
问题一:零食没有了怎么办?
去买就有了。
问题二:小判在哪里?
小判....记得没有了....
问题三:零食和饭哪个好吃?
热乎乎的白米饭最好吃!
问题四:吃饭和讨厌信浓哪个比较重要?
....唔....我的肚子最大的说....
总结:去吃晚饭,信浓什么的...那可以吃吗?
一系列的脑内问答后,审神者愉快地跑向厨房。
悄悄溜进厨房顺几个食物出来,审神者再擅长不过。
[噢噢!今天的是草莓大福啊!还有两个的说。]审神者趴在厨房的桌上,笑容满面,小手伸向草莓大福。
咬下一口,[嗯…烛台切做的果然好吃的说,幸好来厨房了。]三两口吃完草莓大福的审神者把视线移向盘子的最后一个草莓大福。
咦!?草莓大福不见了!
[大将在找它吗?]
猝不及防的声音吓得审神者站起来,猛地回过头,入目的是鲜红的赤色和阳光的笑容,是信浓。但是审神者只把视线放在信浓手里的草莓大福,一点眼神都不给信浓。
[很想要吗?草莓大福?]信浓直直的望着审神者,审神者一眼不离的望着草莓大福点了点头。
[但是这是我的点心。]信浓说着露出苦恼的表情。
审神者快哭出来了,因为吃不到点心。
[那大将,我把草莓大福给你,和我当朋友怎么样?]
[没问题,没问题。]审神者满口答应,快速抢过草莓大福,因此也没看见信浓那副计划成功的模样。
单纯的审神者对信浓的第三印象就是会让给我点心吃的好朋友。
啊?问我第一第二印象?会给我点心吃的就是好人。这是根深蒂固在审神者脑海里的道理。
俗语说事不过三,看来也是有道理的啊。
[点心!我也想要!]
撒,这是谁的声音呢?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