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罗

自娱自乐

[刀剑乱舞]和髭切一起的二三事(不定时更新中)

髭切小段子--青年审神者
•想看乙女的可以右转了
•此文里描述的是我的本丸的髭切
•青年审神者和髭切已确定是恋人关系

1.早安吻
早上清醒的时候,睁开双眼尚未表达对今日的美好期望,就感觉到背后有热源。
[家主?]非常有辨识度的声线。审神者一直不明白为什么髭切的声音可以软成这样,不过很适合他。不如说有关髭切的都是好的!
审神者回过神来时,髭切趴在他背上,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髭切下去。]
髭切笑了笑退了一步,以他独有的慢悠悠的调子地说:[早安,家主。]
[早上好。]审神者顿了顿,凑过去亲了一下他的唇,[早安吻。]
希望鹤丸说的会有效,毕竟他一向来不怎么靠谱。即使如此,审神者还是选择了相信他,能让恋人高兴的方法,审神者可一个都不想错过。
髭切抬手摸了摸嘴唇又笑了出来,笑容比之前的更深了些,[那也会有晚安吻吗?]看来他並不怎么讨厌,甚至还挺喜欢这个惊喜。
[那就是晚上的事了。]

2.夏日物语(一)
炎热的夏日,掩盖不住的蝉鸣,似连成了什么。风划过,挂在屋檐的风铃发出"叮-叮-"的声响,响彻的是空灵的声音。
就在这样一个平凡的午后,审神者坐在廊边望向池塘,注视着那不断涟漪的水面和偶尔跃动的鲤鱼。
[在看什么?]髭切问,[你已经在这坐了一下午了,是在看什么?]
髭切穿着内番服,但是不见那个无论怎么样都不会掉下的不科学外套和脱掉了黑色的手套,露出骨节分明,因为长时间戴着手套越显白皙的手。视线离开髭切的手,再往上一点是一个托盘,里边放着数个正常大小的饭团和一个有正常饭团三倍大的饭团。
髭切注意到了审神者的视线,把托盘放下,笑眯眯地说:[刚才在想什么?]
[...我还是头一次看见你没披外套,连手套也没戴。]
[因为天气很热,想要凉快点。]看起来毫不介意的样子,伸手拿了饭团就开始吃了。
审神者从没见过这样子的髭切,有点好奇,不如说有点口舌干燥。
"叮-叮-"铃声又响了起来,审神者心里刚燃起的小火苗似被泼冷水一样熄灭了。
审神者拿起托盘里的饭团,咬了一口。
这个味道...
[如何?]髭切捏着手里的饭团看了过来,很在意的样子。
[很好吃。]这句话可是真心的,[髭切做的饭团很好吃。]
髭切没问为什么知道是他做的,只是道了声谢。
[那个大饭团是...]
[鹤丸做的,不知道在里边加了些什么。]
"叮-叮-"铃声再度响起,只是这次除了解热的风和宁静的声音,还带起了樱花瓣。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