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守绮谭,鲤跃虫鸣,七日清幽,修身养性。

  森罗  

陰陽師——感謝

年尾給予回應我呼喚願意常駐我寮的酒吞童子和大天狗。非常感謝你們願意陪伴我。

——

白晴明的場合

此為暖池青苑,適冬之景,以寂為寧。

舍屋廊下安倍晴明月下獨酌。

他不似白日般正座,坐姿可堪隨意卻不及隨便。在這冬日裡,只身簡單潔白的里衣,讓人不得不感歎一句“不愧是舉世無雙的大陰陽師”。

「找本大爺幹什麼,安倍晴明。」

大江山鬼王以醉歌縱酒姿態從拐角出現,平日張揚的紅即使在這夜晚也難免檢去鋒芒,聲音也顧及夜晚低了許多。

一開始被派去叫妖的小紙人扒著他的酒葫蘆,對著晴明舞動著手臂的部分。究竟是在打招呼呢?亦或是表達已經完成任務了?

晴明示意酒吞坐下,遞過酒盅,先給他酌一大杯清酒再自己滿上。小啜一口,淺嘗輒止,香醇的酒香在舌尖逗留一圈流逝,感覺整個身子都熱起來。

「今夜是最後一夜。」晴明說,「長久以來借用你的力量卻不曾向你表達感謝。」

「這不像你啊。」酒吞一口喝光酒盅酒,拿起酒瓶豪爽地喝,「不過,坦率的你更合本大爺胃口。」

在你們妖怪看來宛如一個打盹的時間是我們一群碌碌而為的人類的一生。

人的一生很短暫,今天還在這裡,明天就死了也說不定。

正因如此,才想把一切都說出來。

「謝謝你,酒吞。」陰陽師露出了笑容,配上紅暈彌漫的臉龐,美得不可思議。

他輕笑,舉起酒盅和晴明碰杯。

——

黑晴明的場合

冬日平安京降起了大雪,被雪覆蓋的京城一片潔白。似是寒冷,街道行人依稀,裹著厚衣裳低頭快速走過。

黑晴明目睹此景,先是無聲歎氣,而後似笑非笑道:「大雪吞噬了聲音。」

「......黑晴明大人....?」隱藏雙翼的大天狗一身黑狩衣端著餐盤,上頭放著酒和酒杯,「我帶來了燒酒,您要喝嗎?」

「燒酒嗎....」亦也相稱。

一人一妖就地喝起了酒,期間無人交談卻不顯尷尬。

大天狗正坐品酒,姿勢規矩得能直接當完美教材。

黑晴明想起從未見過他安安靜靜的模樣,對敵時自信驕傲,執行任務時認真嚴謹,最後失敗時表現得仿佛被拋棄的小狗。

這樣想著的他笑出聲,對一直盯著他莫名紅了臉的天狗問:「何事?」

「不...!」大天狗有一會兒的慌張,「...只是第一次看見黑晴明大人不涂眼影,感到新奇。」

是了,黑晴明沒涂眼影,只因今日他並不打算出門,索性不塗。不過,他可不知道大天狗對他的容貌感興趣,相信晴明的面孔他也看過不少次,卻會對著他看呆。

「......是嗎。」

聆聽雪花掉落地面的聲響,感受無情寒風的調皮流竄。這冬季常態也和身邊人不同有了不一般的意味。

大雪依舊持續,但對一人一妖而言已足夠了。

评论
热度(3)
© 森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