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罗

自娱自乐

[刀剑乱舞]事不过三

大阪城祭品文--信浓短篇
距离大阪城开启已过去四天,勤恳的审神者早已接回栗田口短刀回家欣赏小短裤的大(划)腿(掉)。然而也有迷失在大阪城中一身黑的审神者。某个本丸上任快两个月的正太审神者正是一身黑的一员。
正太审神者也没太过在意有没有得到那四把短刀。
毕竟审神者更喜欢强大帅气的刀剑,例如太刀或者大太刀。短刀对审神者而言是一起玩的朋友。
所以重伤的石切丸带回一把未显现的短刀时,审神者是非常不高兴的。
为什么要因为你而让大家受伤啊!
这样无理取闹又迁怒的想法就是审神者对信浓的第一印象。
[我,信浓藤四郎。我有很多兄弟,我又是秘藏子,所以和他们不怎么熟。但是,还是好好相处吧,大将。]
有着红色短发的藤四郎男孩精神满满的以带着笑意的声音自我介绍。
但在审神者的耳中听来是害别人(石切丸)受伤却一点内疚都没有,反而还很高兴的讨厌鬼。
这是审神者对信浓的第二印象。
-----
闹脾气的审神者因为不想见到信浓,当晚就没吃晚饭,只吃零食充饥。期间长谷部和烛台切软硬兼施都没有效果。
没办法,闹别扭的审神者九头牛都拉不回。
隔天中午左右,审神者觉得自己快饿死了。
问题一:零食没有了怎么办?
去买就有了。
问题二:小判在哪里?
小判....记得没有了....
问题三:零食和饭哪个好吃?
热乎乎的白米饭最好吃!
问题四:吃饭和讨厌信浓哪个比较重要?
....唔....我的肚子最大的说....
总结:去吃晚饭,信浓什么的...那可以吃吗?
一系列的脑内问答后,审神者愉快地跑向厨房。
悄悄溜进厨房顺几个食物出来,审神者再擅长不过。
[噢噢!今天的是草莓大福啊!还有两个的说。]审神者趴在厨房的桌上,笑容满面,小手伸向草莓大福。
咬下一口,[嗯…烛台切做的果然好吃的说,幸好来厨房了。]三两口吃完草莓大福的审神者把视线移向盘子的最后一个草莓大福。
咦!?草莓大福不见了!
[大将在找它吗?]
猝不及防的声音吓得审神者站起来,猛地回过头,入目的是鲜红的赤色和阳光的笑容,是信浓。但是审神者只把视线放在信浓手里的草莓大福,一点眼神都不给信浓。
[很想要吗?草莓大福?]信浓直直的望着审神者,审神者一眼不离的望着草莓大福点了点头。
[但是这是我的点心。]信浓说着露出苦恼的表情。
审神者快哭出来了,因为吃不到点心。
[那大将,我把草莓大福给你,和我当朋友怎么样?]
[没问题,没问题。]审神者满口答应,快速抢过草莓大福,因此也没看见信浓那副计划成功的模样。
单纯的审神者对信浓的第三印象就是会让给我点心吃的好朋友。
啊?问我第一第二印象?会给我点心吃的就是好人。这是根深蒂固在审神者脑海里的道理。
俗语说事不过三,看来也是有道理的啊。
[点心!我也想要!]
撒,这是谁的声音呢?
end.

评论(1)

热度(10)